主刷全职,全职cp:叶蓝/周江/卢刘←这三个不拆不逆其他随意
本命张佳乐,爱生活爱乐乐
每天都在努力光合作用可是效果并不明显
爬墙凹凸预警中Σ(゚д゚lll)

【周江】饭圈大佬江波涛之集市

前文 @脑内飙车现场 只是告诉你魔都有这么一个神构造的地方但就不去

我觉得这个系列可以改名叫做带你逛魔都了_(:з」∠)_

要不下次写城隍庙???(然而我大概有好几年没去过了




00.

轮回的粉丝,尤其是周泽楷的粉丝都听说过轮回饭圈有一位大佬,每天都乐于卖周江安利与发周泽楷各种无死角美颜盛世照。

过去的粉丝以为是周泽楷的某一位私生饭,即使对方设备真的好图真的美。也是在微博上一边存着图一边同仇敌忾的讨伐他。

直到有一天,这位大佬掉马了。

轮回的粉丝们才回忆起了被饭圈大佬支配的恐惧。

他的名字是——江波涛。

 

 

01.

周泽楷现在越来越确定了,几百份攻略抵不过孙翔一个不靠谱。

 

02.

江波涛在第三次经过熟悉的楼梯口看到熟悉的上下分层结构和死气沉沉的灰色石墙时不得不承认一件事:他迷路了。

 

而且不仅迷路了,还和轮回大部队走散了。

 

事情还要从那次鬼屋行结束了说起,鬼屋那次孙翔实实在在的坑了周泽楷一把,回去整整享受了一个月的加训套餐,其中滋味,妙不可言。在终于宣告加训套餐取消的一个星期前,吴启又分享了一个“鬼市”活动在群里,大致内容是清凉消暑的一个夏日祭,扮鬼的,作妖的,反正什么都有,就是一场包装了的大型集市。在孙翔大力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再卖队友全程保持冷静大不了就变成一个大型腿部挂件(并没有人愿意收留)的情况下,最后还是拍板去了。

 

江波涛对此很困惑:轮回的假期什么时候那么多了?

 

经理表示:这集市是轮回boss和小伙伴异想天开了办的,咳咳你们去了还可以撑撑场面当个移动的嘉宾,不不不你们就当去放松的!

 

总之,他们还是去了,不仅去了,还被轮回boss大手一挥叫来的化妆师服装师等等糊了一脸的妆以及被迫换上了奇奇怪怪的衣服。

 

江波涛回想至此,又一次伸手拽了拽头上的耳朵——真不知道轮回boss平时都看些什么。

 

衣服是抽签决定的,最正常的是诸如黑白无常那种,一袭袍子解决。不正常的话就像是江波涛身上现在穿着的,浅白的中袖衬衫袖口如同半透明的泡泡包裹着手臂,领口点缀着层叠的领巾,细看之下还挂着一个眯眯眼的小狐狸。下半身着才刚盖过屁股的南瓜裤,两边缀着短短的黄白相间的荷叶边。一根毛绒绒的狐狸尾巴缀在身后,贴心的服装师还系了个饱满的蝴蝶结在上。原本头上并没有耳朵只是顶挂着钟表和玫瑰的小礼帽,全不料服装师在出门前又把他逮了回去一手拽歪礼帽,一手就往空着的半边脑袋上加了个狐狸耳朵。

 

对此,江波涛很庆幸准备的衣服里没有女装,以及完全不知道这些服装师们怎么对狐狸精的主题找出这么……过分可爱的服装。但想想周泽楷那一身华丽的王子装,江波涛也算是心理平衡了。

 

如果不走散的话那就更好了。在不知道第几次向身边拿着手机不敢靠近的女生摆出善意的微笑的江波涛很绝望的在内心痛骂了声孙翔。

 

03.

说实在的,集市的布置和内容都很新颖。每个进场的游客都会被分发到一份集章卡和一张地图。也就是这份集章卡造成了现在轮回把自家副队弄丢了的悲剧。

 

孙翔在集章这件事上有无敌的天赋。这是在第三次跟着孙翔走成功找到游戏点的吴启做出的总结。“简直是无敌了。”吴启夸张的做出呐喊状:“孙翔你怎么看懂这蜿蜒曲折的地图和那么相似的坐标示意的啊。”盖好章的孙翔一脸骄傲:“小事一桩,你也不看看大爷我是谁。”“鬼屋。”周泽楷弱弱的出声。“不不不那是个意外周泽楷你听我解释!”“小周他说的不是这个哦。”江波涛笑眯眯的指了指下方,“下面有鬼屋,看那个花瓶,好像也是个集章点。”那个花瓶摆放在鬼屋的一个出口,俯视下方一览无遗之下孙翔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要想拿章非得走一趟鬼屋不成。

 

于是一群人改道下楼排队鬼屋。

 

如果不信孙翔的邪,安安分分的排队就好了。周泽楷之后这么想。

 

排队到半道时孙翔靠在墙上休息,嘴里还嘟囔着鬼屋怎么人这么多怎么那么多人喜欢鬼屋简直不可思议。说着说着眼睛一亮,拽住正百无聊赖刷着微博的江波涛指着前方一处说:看看看那个花瓶!

 

那好像是一道被工作人员误开了的通道,顺着灯光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隔着多层纱的花瓶,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孙翔就一拍大腿一推吴启杜明:“走走走排什么队。”跟在队伍最后的江波涛确定了一件事:孙翔这孩子玩鬼屋玩怕了。

 

以及他悄悄的拉了拉前头周泽楷的衣角:“小周你说我们会不会上报?”周泽楷停了停回头眨了眨眼表示不解。“私闯工作人员通道之类的啊。”“不……吧。没人看着。”周泽楷这么说道,顺便撩起了掩着通道的纱示意江波涛钻进去。

 

但他们谁都没有料到,黑纱背后的世界是真的一片漆黑。

 

“小周?”江波涛在一片黑暗里眨了眨眼,“你在哪里?”“副队这里!”前面好像是杜明的声音,江波涛思考了下往后挪了一步,不出意外地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小周?”对方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江波涛眯了眯眼,“一起走吧?”对方不说话,暗自往外面挪了几步。江波涛正好奇,就被旁边冒出来的一只手一把拉住:“你跑哪里去啊真是的!”那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声音。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对方拉着跑起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带着“怎么那么黑啊这什么破鬼屋。”的bgm。

 

好像能够体会到小周的感受了。挣脱了几次都逃不出被拉着快跑断气的宅男属性江波涛如此想着。

 

等他好不容易撞入一片光明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地图在排队时给了周泽楷,身上只有一张踹在包里的集章卡。对方在出来后发现自己牵错人了一个劲的道完歉后又重新跑回去找自己的小伙伴了。

 

所以……是进鬼屋找小周他们呢,还是在这里等呢?

 

拒绝再失明一次的江波涛选择在出口等待,这一等就是半小时,期间形形色色的人路过都对这个有点熟悉的狐耳“正太”侧目,他也没在其中发现任何眼熟的人——连那个拉错人的小哥都没有。最后,已经喝完一整杯冰沙的江波涛拉住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确认:这个迷宫鬼屋的入口不止一个,出口也不止一个。

 

“那请问,服务站在哪里?我和我的朋友走丢了。”

 

04.

另一边,刚要进入迷宫的周泽楷被狂热的粉丝堵在路口拍了好几张照片才被放行,他再进去时只听到自家队员错落有致的合唱——“副队呀啊啊~队长呀队长~”“小白菜啊地里黄啊,队长不疼啊副队不爱啊……”顺着音源方向走了几步,就撞到了还在唱着“枪王枪王,你真了不得。”的杜明。

 

“队长?副队?”

“江呢。”

“是队长啊。”

“刚进来还听到他叫了你几声,后来就没声了。他们在这吼了大概有一刻钟了也不见他吱声。”方明华这么解释。

“不会是在暗搓搓的录音吧?!”

“副队的心没那么脏吧!”

 “副队在哪里啊副队在哪里~”

 

黑暗中周泽楷沉默半响,打断了已经准备唱少先队队歌的杜明,“先出去,江不在了。”“小周?”方明华不解的问道。“找服务台。”周泽楷二话不说,提拉起身边的杜明就迈开步子,“牵好,别跟丢。”

 

等他们终于摸索出出口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服务台。

 

但路走到半道,周泽楷瞥见了什么把地图一关脚步一拐就顺着旁边的楼梯往上爬。跟在后头的杜明吓的差点被水呛死:“队长,服务台不是在那边吗?哎……”眼见着连自家队长都可能丢了的人连水都不喝了,跟在对方屁股后面在复杂的老场坊里七拐八拐的。

 

在最后爬上一个斜坡的吴启挂在楼梯上对前面左顾右盼找着什么的周泽楷气喘吁吁的抗议:“队长啊,你在找什么啊和我们说一声啊……”旁边同他一道挂着的杜明低声道:“夭寿了,队长不找副队,难道是看到了他梦中小情人?”话音刚落就被一边的方明华赏了个爆栗,“人生不公啊,为什么队长跑了这么久也不累啊。”“我也不累啊。”一直掉线就跟着跑的孙翔如此表示。“二翔你不一样。”“啊?你什么意思?”“四肢发达吗。”

 

“江!”

 

前方的周泽楷终于是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两眼发光的直奔上前,一把抱住了前方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玩着手机的小狐狸。

 

“小周?”

周泽楷不说话,并蹭了蹭狐狸耳朵。“恩。”

“你怎么找到的?看到我发的微博了?”

“直觉。”

“啊?”

“玻璃天花板看到江的尾巴,很可爱。”周泽楷伸手撸了一把狐狸毛,“扎。”放过狐狸尾巴开始玩蝴蝶结,“耳朵舒服。”

“别闹了,蝴蝶结要散了。”

 

周泽楷笑了笑不在意,放开江波涛示意他转过身去,细长的手指拾起被他自己弄得一团乱的蝴蝶结,缠着粉色的丝带最后绑了一个微妙的蝴蝶结。

 

“好了吗?”

没有应答。

“小周?”

“好了。”周泽楷一脸淡定的把手机揣回口袋,发号施令,“回轮回吧。”

 

05.

 

江波涛_轮回V:在1933的天台发呆,有谁路过服务台帮我发个广播,就说轮回的小王子你的狐狸在等你。[出门前周江二人合照.jpg]

 

周泽楷_轮回V:驯养。[江波涛好奇的回过头,耳朵半耷.jpg]

 

江波涛_轮回V:@孙翔_轮回V @吕泊远_轮回V @杜明_轮回V @吴启_轮回V 加训,小明双倍。//周泽楷_轮回V:……//方明华_轮回V:轮回合唱团[黑暗的画面中无数经典儿歌翻唱轮回正副队Ver.秒拍]

-END-

活动原型是两年前1933老场坊的万圣节活动,改编成分挺多的,所以不可信

_(:з」∠)_看不懂地图带着小伙伴乱窜跑到天台的人是我,基本上就是好像这里没走过那就走一下吧,下楼了又上楼了走着走着就跑到天台了。

1933这鬼地方反正我是不会再去的了, 就没有一次是不迷路安全被(把)小伙伴带出去的

评论(6)
热度(146)

© Momo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