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刷全职,全职cp:叶蓝/周江/卢刘←这三个不拆不逆其他随意
本命张佳乐,爱生活爱乐乐
每天都在努力光合作用可是效果并不明显
爬墙凹凸预警中Σ(゚д゚lll)

【狗崽】一篇小短文

小生刚来到这个寮的时候,这个寮的阿爸是个非酋,没有输出,没有ssr,没有六星御魂的标配非酋。小生算的上是他难能可贵的指的上的输出,尽管小生心情不好突突,心情好了突突突。
阿爸经常感叹,琢磨小生的心情就像猜今天是晴天还是雨天,虽然突突和突突突好像本质上没啥区别。话虽如此,阿爸也一路把小生喂到了四星,勉强能上斗技场了,再后来,阿爸抽到了姑获鸟,小生就被闲置在了院子里,但也没什么不好的,和小姐姐们聊聊平安京的美容趋势,也不用担心尾巴毛分岔了或者皮肤差了,毕竟阿爸在吃穿上也不曾亏待过小生。
一直到有一天,阿爸开心的叫我,和小生说,他抽出来大天狗了。
见到大天狗的第一天,小生突然想起了原本住在我隔壁院子里的鲤鱼精妹妹。
大天狗被安排在了小生隔壁的院子里。阿爸说小生是除了姑获鸟外星级最高的式神了,姑获鸟带的小式神太多了大天狗就拜托我了。
刚来的大天狗还小,连毛都没长齐的感觉,完全不像平日斗技场上遇见的或是黑晴明的那个大天狗那般日天日地的嚣张样。
小小的天狗乖巧的不可思议,让睡结界就睡结界,让旁观就乖乖的坐着,带他去打章鱼也乖乖的夸小生真厉害。
时间对妖怪来说是停滞的,但对这些大妖们尤其宽容。
还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原本只能被抱着的小奶狗已经侃侃和小生差不多高了。
那天大天狗上了四星,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印象里熟悉的模样——可惧的面具覆盖了他的容貌。可他走到小生面前,娴熟的摘了面具,即使变了形象的他开口还是小生养大的那只小奶狗,他问小生,喜欢他现在这副模样吗?小生开玩笑的回他,如果不喜欢怎么办。他大概是没料到小生的回答,紧张兮兮的憋了半天,说:那就变成小生喜欢的样子。
真是个傻瓜呀,明明该是个武力值爆表的大妖怎么就那么笨呢。
那天带他出去打御魂,不无意外的翻了车。阿爸是个非酋么,没有好御魂真的是没办法。
归队时大天狗一言不发的跟着我们步行回的寮,小生问他,不飞回去吗?他不发一言的看着我,摇了摇头。等回了寮,就急急忙忙的飞走了。真的是莫名其妙呀,小生怀着这个心思回了自己房间,今天为了挡大蛇的那一击真的是疼,也不知道被蹦到的尾巴是不是该秃了一块。但等在房间门口的,是被拉来的萤草和重新带回面具的大天狗。
萤草走了之后,大天狗拉着小生的手,很认真说,他要变强,他要变得能保护小生。
因为伤势,小生有一段时间没去打御魂,但大天狗的消息仍能传来,听说大天狗打到了五星针女双暴击,不是六星,但也够用。听说大天狗现在的能力已经提升很多了。听说,阿爸在准备大天狗升六星的材料了。听说……
姑获鸟有时候会来看小生,她说没带过妖狐真的是可惜。小生回答他,总会有机会的。
那一天大天狗也跑来小生房间缠着要一起睡。小生凶他,他已经不是那个小奶狗了。那是小生第一次凶他,大概是委屈了,感觉那个一直瞧不顺眼的面具的鼻子都垂了下来。罢了罢了,全当是最后一次吧。小生摆摆手,拍了拍床,说好了,就一起睡,不准撸尾巴!
那一晚,小生困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忍不住问他,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总爱和你猜拳的青蛙大叔吗?
大天狗回答说,记得。
记得啊,记得就好了。
妖怪的生命是永恒又孤寂的,从一个轮回开始到另一个轮回结束,不过是在混沌的虚无里等待下一次降生或者被召唤的机遇罢了。
只是小生没有料到,被吞噬的感觉那么痛。
不知道那个傻瓜醒来之后发现小生不在了会怎样,至少,也要为我难过下吧,好歹是小生带大的。
说起来,大天狗哭起来会是什么模样呢?印象里都是那副面瘫脸,真生气啊,到最后都没看到他别的模样。
早知道那时候就说喜欢了,说不定还会笑笑。
如果,还能遇见,就好了啊……

END

评论(5)
热度(25)

© Momo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