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刷全职,全职cp:叶蓝/周江/卢刘←这三个不拆不逆其他随意
本命张佳乐,爱生活爱乐乐
每天都在努力光合作用可是效果并不明显
爬墙凹凸预警中Σ(゚д゚lll)

【叶蓝】他之国

OOCX3

 @我就一個人 給啊式的童話風葉藍wlo艾特人好討厭啊繁體的號一定要改成繁體簡直煩煩噠_(:з」∠)_

 @软软 你提醒了我的,番外番外番外!!!我要吃番外!

一如既往的OOC,點入慎重哦w

總算劃掉了一個坑好開心\(^o^)/~

葉藍是我的初心哎~不過入坑以來葉藍寫的炒雞炒雞少~所以以後要認真把葉藍坑都填掉了【握拳!






===================以下正文========================

蓝河是生长在荣耀国的一个普通孩子,和这个国家里的每一个孩子一样,他都想象着自己哪天可以进入荣耀国最高最高的那座城堡里,哪天可以受到那据说是拥有荣耀国里最令人羡妒的美貌的公主的亲睐,哪天他可以考入荣耀骑士团里成为一名骑着白马人人欣羡的骑士。就如同他的偶像那般。

但现实是,蓝河出生于荣耀国最西边闹市里一家花店,现在也是这家花店的主人。

 

那一天和过去的每一天一样,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只除了小老板打开花店的门,狠狠吸了一口气,然后——“啊!”小老板惊慌的往后退了几步,对着地上的尸体眨了眨眼——荣耀国里的治安很好不至于有青天白日谋杀事件发生,况且每天天亮前他的偶像都会带人巡视过所有街道,没道理那时候会没发现这个……尸体?困惑的小老板从放置杂花的木桶里抽出了根比较长的木头,伸长了胳膊,一手扒拉着花店的门,一手拿着枝条戳了戳尸体,没反应。小老板往前又挪了挪,顺便又戳了戳,依旧没反应。这回小老板大了胆子,挪到了距离躺着的人十步的地方,将恹恹的花苞凑到躺着的人的脸旁,戳了戳。

 

“啊欠!”

 

一声喷嚏吓得小老板又蹿回了花店门后,颤颤巍巍的探出头就听到躺着的人揉着眼睛爬起来:“谁呀,一大早拿……啊欠!什么花戳……啊欠!哥……啊欠!”说话的人不停的打着喷嚏,打得小老板一颗心都跟着颤了:“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月季过敏?额,要不你先进来?大家都快开店了,在外面总不好。”谁料还一直打着喷嚏的人冲着他一笑:“小老板,你是打算收留我?”

 

那天蓝河没能够开店,因为流浪汉跟着蓝河进店后还一直打着喷嚏,等好不容易止住了喷嚏又好死不死的撞上了蓝河搁在桌上的客人预订的花束,又是一轮喷嚏。最后喷嚏都打不动了,原本漆黑透亮的眼睛却泛了红,比起早晨趴在门口躺尸时还多了几分狼狈,看的小老板更加惭愧了,关了店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就冲进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最后摸摸鼻子对着好不容易止住喷嚏却打死不愿靠近花店正厅的流浪汉说:“如果没地方去的话,你可以留在这里,额……不碰花不碰花。”看着流浪汉瞪大的眸子蓝河吞了吞口水,继续补充:“就帮我打扫下房间还有帮我照顾下后院的动物吧。你应该动物不过敏吧?”见流浪汉没有答复,小老板的脑袋慢慢的低下去,手指搓着衣角,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怎么会有这回事呢。”流浪汉一笑,“只是还没问小老板,你叫什么?”

 

后来蓝河才觉得收留这个流浪汉是个错误的决定。流浪汉告诉蓝河他叫叶修,和鼎鼎大名的骑士团团长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却是个和骑士长完全不一样的人。没节操,没下限,还总爱调戏人!

 

蓝河气鼓鼓的瞪着叶修——今天他去后院看望他养的小兔子们迎接他的却是叶修和兔子们的大战,搅合的连蓝河的爱马都受了惊直接把马窖的栏给踹坏了。“哎蓝啊你冷静,不是……哎。”蓝河抬手直接把叶修叼在嘴里的烟叶给抽走了转头就只送给叶修一个背影:“戒烟!从现在开始。”

 

叶修看着蓝河的背影撇了撇嘴,转头抚上蹭过来的白马,“哎……养熟了的小老板真不可爱。”白马不意外的喷了叶修一口气,叶修傻了:“吃里扒外。”

 

叶修在蓝河那里住了一个多月时蓝河的花店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小蓝呀我来看你了!上次你说捡到的白马怎么样给我看看呀说不定我能帮你把他主人找到呀哎小蓝呢!”叶修听到熟悉的声音一脸头疼的靠在花厅后门的墙上,确定蓝河没告诉过他他认识黄少天的事。

 

“哟,话唠,好久不见。”

“叶叶叶叶叶叶修?!你怎么在小蓝这里?!小蓝人呢!”

“小老板出门采购去了,至于我,呵,你猜。”

“我屮艸芔茻!”

 

蓝河推开门就听见一声惨叫,接着是什么重物掉下水的声音。吓得蓝河赶忙冲到了后院,他的小屋靠近城西的护城河别是叶修又折腾出了什么事,却不料看到叶修玩弄着把剑推开后门走了进来,瞧见了蓝河只是笑笑问道:“哟,小老板,想学剑术吗?”

 

叶修的剑术很厉害,蓝河蹲在地上认真研究了好一会儿就发现了,或许比起他的偶像,叶修都要厉害得多。但是偶像就是偶像!说起来偶像今天说他要来找他帮他找家里那匹白吃白喝很久的马的主人来着怎么没见到他人?“叶修。”叶修停了动作,示意蓝河继续说,“你今天有没有遇到过一个……恩……黄色头发大概比你矮一些穿骑士团团长衣服的人?”“你说是个话唠?”“黄少才不是话唠!”“呵。他啊,被哥打出去了。”“什么。”“蓝啊,院里那匹马不是你的?”

 

院里的那匹马和叶修一样是蓝河捡到的,只是这马比叶修还任性。那天蓝河才醒来就听到院子里一阵闹腾,匆匆披了件外衣冲过去才知道是匹不知道哪里跑来的白马把院子里的小兔子们惊得乱窜,最后还狠狠的霸占了兔子窝。说起来这马的个性和叶修像足了,十足的流氓胚子。还特别爱得了便宜卖乖。蓝河没办法只能另劈了块地养起了这匹马顺便委托了他的学长也是他偶像的黄少天找起这马的主人。

 

叶修听蓝河把这马的来历讲了个明白就点了点头,蓝河还想问他关于黄少天的事却被他一开口又扯远了:“蓝啊,你听说国王在找什么东西的事不?”蓝河点了点头。这么大的事谁不知道?据说是他们文貌双全的公主哪一天从梦里醒来,说是荣耀大陆上最美的花开了,吵着嚷着要把那花带回来放在身边养着,于是谁能找到那花就能嫁给公主的话就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

 

叶修靠着门环视着前方,花厅里的花开的正艳,都是小老板从荣耀城的郊外一朵朵采回来悉心的照料着的,花团锦簇,簇拥着正拿着工具收拾着花刺的小老板,衬得人比花娇。“小老板啊,你这里花这么多,不想去试试?”蓝河听了放下工具就冲着叶修瞪大了眼,好一会儿才恢复成平日的样子:“你在开玩笑吧?荣耀城里这么多花店,再说了,我总觉得公主要找的不是花。”“哦?”叶修只发了个音就再也不说话了。

 

一个星期后,蓝河遇到了气势汹汹冲上门的黄少天,那天蓝河刚打开门一个巴掌就差点送到他脸上,还是叶修赶忙把他拉的往后退了几步才躲开来的。门外的黄少天看见开门的是蓝河就不好意思了,摸着后脑勺笑了笑就张口,刚要一堆话砸下来就被一个喷嚏打断——叶修的过敏又犯了。

 

蓝河端茶送到后院时只听到几个类似花,过敏,犯病之类的词,没来得及细想就被叶修的问题打倒了:“蓝啊,听说公主找到那花了,你想去看看吗?”

 

想啊,怎么不想去看呢?荣耀城里最美的花,据说比牡丹还华贵,比海棠还绚烂,比莲花还清高,比兰花还优雅。爱花如蓝河怎么不想去看呢?可是看着叶修漆黑的眸子总觉得叶修的话里有更深的涵义,如果答应了似乎就该是载进了一个深深的坑里,爬不爬的出来都是一个问题。

 

可是叶修啊,是他捡来的第二天说是要给他烧饭感谢他的收留结果把厨房给炸了最后不好意思的陪他一起把厨房重新搭起来的人,是能把他的小兔子和那暂住的马闹的鸡飞狗跳却转头把他照顾的滴水不漏的人,是明明对花过敏的要命一丝花香都闻不得却会在看到他捧着花跌跌撞撞看不清路时一声不发的把花接过去转头一个喷嚏差点把花摔了的人,是把他偶像给贬的从天上掉到了海底却一招一式的带他练起了多年不碰的剑术的人。

 

明明是个剑术一级棒的家伙,却又嘲讽的要命,温柔的要命。

 

这样的人怎么会欺骗他呢?

 

“当然想。”

 

一切都在这里乍然而止。

 

蓝河对着空荡荡的庭院目瞪口呆了许久刚要转过身就撞上了一个胸膛。太过熟悉的怀抱,让蓝河刚刚重启的大脑又一下子当机了,是了,荣耀国的公主才貌双全,却总有一点叫人头疼,就是对剑术可怕的沉迷程度以及对花过敏的不治之症。

 

“卧槽叶修你要不要脸大老爷们还好意思自称小公举?!”

“咳,蓝啊冷静,有话好说把剑放下!”

“滚滚滚滚滚!所以那马也是你的对吧!你是故意躺在我店门口的多吧!看我犯蠢很好玩是吧!”

“蓝啊你冤枉我了啊,你回头看看沐橙啊那才是公主啊!我真的是为了找君莫笑那家伙才去你那里的啊!”

“那花是什么事啊!”

“咳,这不是沐橙说让我把好不容易治好我过敏毛病的那朵花带回来瞧瞧吗?”

 

……

举着剑一阵乱劈的小老板猛地一个脸红,就连剑该怎么拿都忘了,好不容易找回了神智也只能从嘴里憋出一个字。

 

“(ノ`Д)ノ滚!”

 

这个世界里最美的那朵花呀早就被邪恶的公主找到了恨不得连着土抱回房里暖着护着了。


-END-

评论(10)
热度(21)

© Momo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