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刷全职,全职cp:叶蓝/周江/卢刘←这三个不拆不逆其他随意
本命张佳乐,爱生活爱乐乐
每天都在努力光合作用可是效果并不明显
爬墙凹凸预警中Σ(゚д゚lll)

【百日江波涛│周江】泡沫

百日江波涛企划DAY99

竟然不知不觉百日就要结束了~明天是大礼包时间哦w在尽情享受最后的狂欢前送上盆开胃小菜清淡下.(๑>؂<๑)۶

前排 @软软 番外【执念







他喜欢街角小吃店里的水果捞,他喜欢睡觉时抱着粉丝送的仓鼠抱枕,他喜欢称泊远不注意偷偷把他藏在休息室的零食吃了却在泊远每次暴跳如雷寻找凶手的时候默不作声最后看着杜明躺枪,他喜欢在杜明莫名躺枪的时候微笑着补上最后一刀。他喜欢在挨训的时候低着头呆毛都软塌塌的搭在头上在听到方明华说“小周你知道了吗”后可怜兮兮的半抬头不说话只盯着人家看最后反而弄得方明华不好意思。

 

明明是有着天使的面孔却就像个恶魔。

 

他伸手拨弄了下专心致志对着电脑训练的人的呆毛一下,瞧见对方打了个冷颤才挂着笑的放下了手。

 

算是你刚才又欺负老实人的报复吧,反正你逮不到我。江波涛吐吐舌头,一屁股坐在训练室的桌子上,“荣耀这东西真的这么好玩嘛?”他托着腮看着周泽楷操纵着屏幕里的小人一下又一下的释放技能。半响眨了眨眼打了个哈欠,换了个姿势继续看。

 

从周泽楷十岁开始江波涛就成了他的背缚灵,江波涛也不明白是怎样的一回事,他只记得他睁开眼睛就见到一个漂亮到过分精致的男孩在他面前,抱着个球,怪傻的样子,江波涛试探的伸出手却不出意外的穿过了对方,可等男孩听到母亲叫他转身就跑时江波涛就被一道莫名的力量牵着跟着对方一起回了家。

 

后来的后来,江波涛就一直在周泽楷身后听他自言自语看他慢慢长大。一直到现在。

 

江波涛原本以为他的生活会一直如此,然而就是从最近开始江波涛逐渐觉得周泽楷对他的存在会做出一点反应,有时候回到寝室,周泽楷好像知道他坐在哪里一样,有时明明直线距离会特意绕开他,又比如刚才他好像对他的触摸有感觉一般。

 

江波涛盯着自己的手,好像有什么在无一丝血色的肉体里流动。

 

说不定这样看着他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了。江波涛自嘲的笑了笑,跳下了桌子擦擦眼角跟着关了电脑的人回了寝室。

 

江波涛曾记得他陪周泽楷玩过一款游戏,里面有一个傻瓜,注视着一个人一百年,他说这一百年来,那个人的喜乐就是他的喜乐,那个人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那时周泽楷将这段话重复播放了很多遍,一直听到江波涛都快腻了才停止。那时江波涛对那人嗤之以鼻,然而现在……

 

月光洒在熟睡的人身上,为他笼下一道朦胧的纱,江波涛盘腿坐在周泽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留下的空间,隔着空气描绘这人的模样。

 

他有很高很挺的鼻梁,成年后发现这点时江波涛很想拿锤子把那根鼻梁弄断,他的眼睛漆黑的就像是黑曜石,每次他拿这眼睛看着他的时候,即使他知道他只是放空并没有看见他也让他忍不住想去亲吻,他唇如激丹,记得有次拍广告,合作的女星说当他吻上她时觉得为了他把她的世界送上也无所谓。

 

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嫉妒吗?

 

周泽楷。

 

他最后吐出这三个字,半含在嘴里虔诚的印在那过分美丽的人的额上。

 

然后被抓住了。

 

江波涛瞪大眼睛措手不及的抬头,撞进了一方深邃里,接着被人扣住了腰整个埋进了对方的身体里,从耳边传来的笑意过于明显:“catch you。”他来不及反应任何事就听着寡言的人一字一顿的吐着:“我知道你,从我十岁开始,但一直看不到你,方哥说如果有缘我总有一天能见到你。”一只手绕到他胸前顺着向上托起了他的下颚迫使他抬起头对着周泽楷,“总算见到你了。我一直,一直等着。”

 

说到最后几句时对方的话语里已染上了点委屈的色彩,就好像是江波涛是个和他玩躲猫猫到现在的混蛋,等到他耐心都耗尽了才出现。

 

最后,江波涛叹了口气抵着他的胸口撑起了身子。

 

“我叫你小周可以吗?”

 

周泽楷点头。

 

“小周,你知道我是谁?”

“猜到。那时候,我见过,没有变。”

“你见过,现在的……我?”

“镜子,反光,会看到,虚影,够了。”

“你呀……”

 

昨天之前江波涛对于自己的过去一直是浑浑噩噩,可越靠近周泽楷二十岁生日过去就越发清晰,他记起他是出了车祸一辆车把他整个人撞了出去,他记得在他飞出去时他看见还三四岁的周泽楷拉着母亲的手看着他。

他记得周泽楷提起他父亲时说过他父亲当时撞了人吃了刑罚,他记得周泽楷说过还好那家人并不计较况且他们家赔偿也还算及时。

 

只是那个人就再也没有醒来过。

 

原本当他睁开眼睛看到周泽楷时已经很庆幸这大概算是第二次重生只是似乎上帝对他的袒护就只有一次。

 

“小周啊……”

“恩?”他感觉到抱着他的人拥着他更紧了。任性的家伙,就和小时候在医院哭的比他爸妈还伤心时一样,让人暖到灼伤。

 

“再见了,这次很抱歉。”

 

零点的钟声响了,灰姑娘没来得及留下他的水晶鞋一切就都化成了泡沫。

 

周泽楷知道他身边跟着一个很温柔的守护灵。

 

他十岁前会时常陪母亲去医院探望一个男孩,每次到了那里他就趴在男孩的床边和他说一些趣事,即使不擅长说话也会磕磕绊绊的努力说明白,有时候新年陪家人祈福时他会祈祷那个男孩能早点醒来能够陪着他,仅仅是赎下他父亲的罪孽也好。

 

十岁生日的那一天,他捡起跑远的那个球感觉到他身边的不一样。就好像是多了一个人一直看着你听你说话,生命里破碎的部分被粘合上了。再后来他觉得他似乎能看见那个人,借着镜子的反光观察着他,甚至会故意做出点小孩子气的事逗那个只有他的守护灵开心。

 

他知道他的守护灵笑起来很温暖,是有着如同太阳一般笑容的家伙,他知道他的守护灵总会为他那群看上去也仅仅是看上去老实的队友打抱不平,他知道他的守护灵爱玩弄他脑袋上那根总不听话的呆毛,他甚至怀疑这根呆毛越长越任性的一大半原因是因为他的守护灵扯出来的。

 

然而他的守护灵永远不知道在他一遍遍重复播放那段台词时他是怎样的心情。他是多么羡慕那个人至少他的利刃还在他可以触摸的地方,他多么期望有一天能把他的守护灵紧紧的拽在手心里。

 

可是最后,他把他的守护灵弄丢了。就在他把他收入怀里的时候。

 

零点的钟声来的太快,把时间扯开了一道破口,顺便在他的心口劈下了一道惊雷。

 

 

一直到后来的一天,他听经理说让他们所有人在会议室集合,他是最后一个到的,推门而入时就看见他的小伙伴围着一个人,杜明在吵吵闹闹说他怎么还是最矮的那个,然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队长来了,接着一个声音撞进了他的耳膜。

 

那一刹那,身体的血液好像冻结已久后初遇热源一般迅速奔腾穿越身体的每一根血管蔓延至每一个神经末梢,只觉得时间该是溯回了,春天该是把寒冬驱逐了,身体里被狠狠剥夺走的那部分完整的回归了,总之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最美好的样子。

 

他说:“哈喽,我叫江波涛,你可以叫我小江,还有。”

 

他伸出手,握住那人伸出的手,不再是冰凉的好像幻梦的温度,而是同他一样,甚至比他还温暖的温度,就像他的笑容一般。

 

“小周,我回来了。”

是呀,他弄丢的那个守护灵以一种令他惊喜的姿态又一次的回到了他的身边,这一次是再也不会让他溜走了。

-END-

来跟我一起喊——玻璃渣味的糖那也是糖!是糖!是糖!!!

评论(6)
热度(48)

© Momo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