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刷全职,全职cp:叶蓝/周江/卢刘←这三个不拆不逆其他随意
本命张佳乐,爱生活爱乐乐
每天都在努力光合作用可是效果并不明显
爬墙凹凸预警中Σ(゚д゚lll)

【百日江波涛│周江】身外客

2017百日江波涛企划Day 2

前排 @江受安利企划 

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再参加一次百日_(:з」∠)_

全篇以第三人视角第一人称描述,OOC属于我

不要在意这个第三人是谁,毕竟我连名字都不想取┑( ̄Д  ̄)┍


=======================以下正文========================


会认识他是缘由杂志社突如其来的一次任务,当时负责采访的前辈惨烈中招而不得不闪婚安胎去了,情急之下这趟采访并连接着后续工作一同被转交给了我——一个刚到杂志社不过一个月的毕业生。前辈临走之前只来得及交代我:“人很好,很难搞。”

 

怪矛盾的一个评价,之后我才知道这该是多么精准。

 

第一次见面,我本以为那就是个普通专访,但事情开头就一点都不寻常:我迟到了。

 

魔都的交通高峰期就和魔都的天气一般,或许这座城市本就藏着这么多的变化莫测,可一切都不能改变我在同被采访人也是杂志社的长期供稿者的第一次见面就迟到三十分钟以上的事实。面对我慌慌张张的道歉他只是好脾气的笑了笑:“等待可爱的女孩子是男人的义务,你不必自责。”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替我点了一杯奶茶,“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但黄金菜单总归没有错。”

 

可惜当时的我焦躁的连采访问题都问的磕磕绊绊,更别提那杯奶茶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当天采访就在我单方面的尴尬中结束了。他大概是看出来我的难堪,结束的时候好心的留下来陪我收拾被我弄得乱七八糟的问稿和录音笔,他整理到其中一份时瞥到了上面的问题,一愣,那是他在一整个采访中所塑造的彬彬有礼游刃有余中唯一露出来的破绽,那一瞬间好奇心战胜了尴尬,我凑过去也看了眼稿子,上面的问题是:对于轮回近日比赛的连连落败,您怎么看。

 

“我很好奇。”回过神来的他看向我,话语里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你竟然放弃了这个问题。”

 

我不清楚这个问题藏着多少爆炸点,我在采访前只了解到我的被采访人叫做江波涛,是杂志社电竞板块的长期供稿人,笔名是金灻,仅此而已。我用眼神表达了我的困惑,他不禁笑出来:“你比起你的前辈,要温柔许多。”

 

这句话说完他就没再对这个问题发表任何看法,只是陪伴我把东西整理好了,还一路送我到了地铁站才离开,但我依旧把这句话视作是对我工作的不认可,回去狠狠的恶补了一通江波涛的资料,我才恍恍惚的发现,前辈的问题里埋了多大的定时炸弹。

 

那一个星期里,除了整理那次采访的资料外我就是翻看前辈留下来的之前几期采访、江波涛历年来的供稿,以及江波涛本身的材料。

 

我在网络上找到相关仅仅一页纸的材料:江波涛,第六赛季于贺武出道,后转会轮回并于第七赛季担任副队长,后第八、第九赛季获荣耀中国区总冠军。第十二赛季因私人原因退役后去向不明。曾与周泽楷(自叶修后的荣耀第一人,于竞技游戏、娱乐圈都广泛活跃),孙翔(轮回现任总教练)等人为队友。

 

一开始我以为是重名,结果我从网络深处扒出来了第十赛季一场比赛的录像,翻看完了视频我才意识到此江波涛就是彼江波涛,第二反应竟然是:果然是他啊。

 

比赛场上的江波涛和江波涛笔下的文字很像,他不是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妙笔生花的绝色人物,也不是能用笔杆子把你逗乐弄哭好像天生就该是那样的情绪催化剂。他就是他,像是洒了糖的白开水,等你想去细细品味时才会发现他的绝妙之处。而比赛场下的江波涛似乎和我那天见到的他很像,温润有礼,只是那时候的他还带了点狡黠和淘气。我看着录像中和还不是荣耀主席的叶修吐着垃圾话的男孩估摸着,当时的他还是汹涌澎湃的江波涛,现在就是沉寂的一片死海。

 

翻遍了所有资料,我依旧找不到他当初退役的理由,同样也不清楚前辈和他是多大的爱恨情仇才会在每一份采访稿里都提到轮回。

 

这个问题一直到我第二次和他见面才勉强敲破了个口。

 

那时恰逢荣耀二十周年祭,这款游戏在二十年间不断推陈出新,俨然是国际网络游戏竞技的头魁。于是杂志社的主编异想天开,直接拍板决定联合搞个线上职业选手搞事情+线下专业撰稿人们陪着搞事的活动,而杂志社的招牌江波涛就成了攻克的难题。

 

老编喊我去谈话的时候,特别意味声长的对我说:“咱们这要做好长时间,长战线的思想准备,但是敌人越难打我们就越要猛!不能随随便便的退缩!记住!杂志社的荣耀就在你的身上!”

 

我呸。

 

奈何人怂,出了门只能顺着老编给的地址摸索上江波涛的家。等到了地点才发现:卧槽我们杂志社的稿费供得起这种黄金地区的小别墅?在魔都寸土寸金的土地上,老编给的地址分明是传说中三米一个大明星,十米一个王思聪的宝地啊!老编你是不是什么打开方式错了?

 

下一秒我却肯定了老编没耍我,因为我看见了江波涛,和一个大夏天都带着帽子和口罩的不明男士肩并肩从小区里走出来。

 

当时我的表情大概太精彩,小区保安向我侧目了好多回,最后引得本来在和那不明男士聊天的江波涛也顺着保安的眼神看了过来。然后我收到了来自不明男士的眼刀和江波涛的一声“哈喽”。

 

等到我站在江波涛面前,嘴比大脑反应更快的把自己此行的目的吐了出来——废话我能扯出来更靠谱的谎吗。

 

江波涛也不在意老编就这么出卖了他的地址,毕竟如果不是我正好撞见他出门,估计连小区大门都进不去。江波涛只是冷静的听我的解释刚起了个头,就打断了我的话:“午饭时间了哟,要一起吃饭吗?顺便说说那个企划。”一句话成功把我从窘迫的深渊中释放了出来。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大夏天的魔都突然有点冷。

 

吃饭的地点选在了附近的一家私人俱乐部。据江波涛说这家店的西班牙饭菜很正宗,庸俗如我只观察到了这家店的名人有很多。

 

“怎么样,作为一个名人的体验。”刚入座,江波涛开了个小玩笑,他点了点他的同伴——那个不明男士,“每次和小周出门总觉得身边像带着一个吸光体。”我顺着他的话杆子往上爬,“我懂我懂!刚刚一路我走的觉得视线能杀人我大概能死还几百回了!”“恩。”在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不明男士突然搭腔把我吓了一跳。江波涛却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到室内了,小周可以把帽子和口罩摘了哦。”我发现那个男士的动作顿了顿,最后才不情不愿的从桌子下伸手摘了所有的装饰品。接着我就痛恨起了我的后知后觉:该想到的,从那句小周就应该想到的!

 

江波涛是那个曾被成为荣耀第一魔剑士的江波涛,那么这个小周就应该是那个荣耀永远的枪王,和苏沐橙在娱乐圈中被封为从网游里走出的金童玉女的周泽楷。

 

“所以,杂志社的企划是什么?”江波涛的问话拉回了我被冲击的不知去处的魂,收拾好了情绪我才想起来眼前有一个更难攻克的boss,“就是和荣耀官方合作,由专业撰稿人在线下直播的形式直播当天的荣耀祭。现在确定的线下形式为网络直播。”“荣耀祭的啊?”“没错。”“那不行呢。”“啊?是因为日程冲突吗?”“恩……那天我应该会在家里看直播。”“那为什么不行啊!江先生你不本来就是打荣耀的吗,您不喜欢荣耀了吗?”

 

“被发现了啊……”江波涛笑了,带着那次我没发现的枯涩。

 

“总之……这次的企划我是真的不能参加。具体的我会直接和你们总编说的。”他对着欲言又止的我补充道,“放心吧,没事的,最多……我给你补个荣耀祭之后的独家对话怎么样?”我其实是想告诉他,在我那个问题提出后他身边人的脸色很差,眼神却狠狠地盯着我像是要把我吞噬一般,如果他手上有枪,我大概下一秒就该是身首异处。

 

不过撇去工作不谈的江波涛很体贴,至少那天的我有心情品尝了江波涛极力推荐的美食,虽然在江波涛的哄骗下吃下了这辈子永生难忘的血肠。我大概能理解江波涛当时那个万金油的绰号,有他在,的确让人心情愉悦,即使身边有一个很沉闷的周泽楷在。

 

最后那个企划不了了之了,总编找了另一个撰稿人去,却又在直播当天唉声叹气,最后忍不住了才说漏了嘴:“谁都不追究了,他还没放过自己啊。”

 

直觉告诉我,他说的是江波涛。

 

那一晚前辈打电话给我。前辈是个英姿飒爽的女性,听说杂志社一开始就是她和主编两个人撑起来的,还是个骨灰级的荣耀迷,一路看着荣耀走上神坛并屹立不败的。前辈的电话半点儿寒暄都没有就直接奔向了主题:

 

“和江波涛磨合的怎么样了?”

“听说死老头(总编)让你去江波涛家了,见到人了吗?”

“见到神秘好友,惊不惊讶,意不意外?”

 

对于一连串的问题我无言以对。

 

“感觉他人挺好的啊。”

“见到了。”

“原来前辈知道啊。”

 

“但凡是个荣耀资深粉,哦,说的不是现在那种不懂装懂的,是真真实实从第一赛季开始就陪他们走过来的,看着叶修从叶秋变叶修重回神坛的,看着那些战队盛的盛衰的衰的,谁都知道,什么狗屁双一组合默契无敌,放在江波涛面前就是渣渣。”

“前辈……胎教……”

“咳咳……前面几个赛季的视频补了多少了?”

“就差一些第六赛季的了,贺武的视频太难找了。”

“得了,那种没什么好看的,那你说说,你怎么看江波涛?还有江波涛和周泽楷。”

“江波涛他……似乎和现在没什么变化,我是说性格方面。而从专业方向,他的文字里和他当时比赛放出的那些招数一样,看似平淡无奇却暗藏玄机,他对比赛的分析讲解很成熟,他对现在的荣耀的了解也很完善,可以说现在的评论人没有一个有他那么专业,但是我察觉不到他对荣耀的喜欢。”

 

吐出的最后一句话把我自己吓了一大跳:怎么可能,一个大神退役后还选择撰稿写荣耀一定是因为他深爱着荣耀啊!

 

“嗯哼。”可是前辈对我的结论不置可否,“周泽楷和江波涛呢,别想太多,说你的第一感觉就好。”

 

周泽楷和江波涛啊……

我闭上眼想了下,我找到的资料里有一段话说是江波涛就像是周泽楷肚子里的蛔虫,总能够明白周泽楷的所有意图,并且不显眼的替周泽楷解决所有的烂摊子以确保周泽楷能肆无忌惮的飞翔。似乎比赛录像是这样的,很多记者会的记录也可以做佐证。看录像那会儿我就觉得周泽楷也太独来独往,可江波涛就在他身边悄无声息的把一把把刺向还不成熟的轮回的刀子挡了回去。

 

“他们两个一个是矛一个是盾。”

“过去?”

“恩。他们两个好像天生一体,缺一不可。一个就像是矛,替轮回披荆斩棘;一个就是盾,守护着整个轮回。只要他们两个站在那里,你就会觉得:啊,他们完整了。你无法忽略周泽楷,同时也没办法忽略他身边的江波涛,但是如果江波涛不在,你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现在呢?”

“现在啊……”我回想了下仅有的一次见面,“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呵,果然啊。”

“前辈你是暗恋江先生吗?”

“你开什么玩笑啊!”

“那你为什么对江先生这么关心?之前的采访稿我都研究过,你是不是过分提及轮回了?”

“哈……那是忏悔哦。”

“啊?”前辈说的很轻,信号又不是很好,我没听清楚。

“我粉了周泽楷十年,整整十年。第五赛季出道那会儿他被记者问的手忙脚乱,方明华又挡不了太多的刀子,他太耀眼了,谁都无法忽略他。从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做个记者,以后绝对不问他不想回答的问题。结果我还没成为记者,替他挡刀子的那个人就出现了。江波涛刚转会那会儿没有人能看好,轮回粉丝团分为两派,一派冲着周泽楷的脸去的,俗称颜粉,一派是正儿八经的游戏粉,战队粉。我大概是处于中间的灰色地带,但是这两派的人无一都不看好江波涛。很简单,小战队出身,训练营里嗷嗷待哺的崽子那么多,谁都不懂为什么偏偏要个外人来。哪怕后来也有那么一部分人不喜欢他。一直到第八赛季还有第九赛季,他们拿了冠军,那些不和谐音才消停了会儿。那会儿我开始意识到是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人成就了轮回,他们两个人一同带往轮回前进拿冠军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了,只要有他们两个人在。结果叶修狠狠打了我们的脸。接着霸图又打了我们的脸,最后,脸都打肿了我才回过神来,战队的希望从来不是只能托付在某个或者某些个特定人身上的。但是那时候太疯狂了。第十二赛季,所有人都疯狂的希望拿冠军,没有F4的霸图,没有叶修的兴欣总该轮到轮回了吧。兴欣又特么打了我们的脸,三年,够黄毛小子长大了。”

 

我感觉到我在慢慢靠近一个潘多拉魔盒,不愿打开它却又不能阻止他的开启。

“我永远没办法忘记那一天,那个冬天。”

“江波涛退役了。”

“是啊,退役了。因为我们无休止和无理取闹的争吵。我们以为那就是涅槃了,可十三赛季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全新又疯狂的轮回。”

我边听前辈回忆边打开电脑搜索十三赛季的决赛,那的确是疯狂的一场比赛,最后完全靠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刷血式的打法才磕下的冠军。

“十三赛季,十四赛季,十五赛季。他们给我们带来了三连冠,我们沉浸在喜悦里,却没看到藏在一个锋芒毕露的轮回下的暗影。”

“十五赛季,周泽楷退役了。”

“是的。他去娱乐圈了。”

 

“那您当时为什么会再联系上江波涛?”

“因为论坛里的一个帖子。第十四赛季的排位赛,对上了微草,那一场小周只上了团队赛,我一边也在准备着杂志社,那场比赛后我看到了论坛的一场帖子,在一片对轮回的叫好声中他是唯一一个理性分析并且做出:周泽楷状态很不好的人。我觉得不可思议,离开了江波涛的周泽楷连记者都会应付了这叫状态不好?”

“接下来您遇到了江波涛?”

“哪里那么容易……不过这不是重点了。”

“前辈,吊人胃口很难受。”

“听说江波涛卖了一个专访给你?”

“是的,前辈有什么想问的我可以帮你转告。”

“那麻烦转告个吧,帮我问周泽楷讨个新婚祝福,以一个粉了他十五年的老粉的身份。”

 

不过到前辈结婚的当天也没帮她讨到这个祝福,因为江波涛失联了。

 

像是伴随着荣耀祭的盛大落幕,夏休期的开始,江波涛也跟着荣耀暂时的停赛消失了。说好的荣耀祭的专访变成了荣耀祭的评论稿件。再拨打电话也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再相见是一次偶然,我被大学里的室友拉去酒吧,在被同行的一位男(qin)士(shou)以恶意的要求掩盖灌酒的事实时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出现替我挡住了那一杯酒:“这是我女朋友,请您自重下。”他转过身来就在我耳边轻问,“还能走路吗。”我浑浑噩噩的脑袋里只剩下感叹号和问号,于是傻傻没反应的我就来得及捕捉到落在耳边的一声叹气。“我带她回去了,失陪。”接着我就被轻扶在背上的手引导着坐上了路边的兰博基尼。

 

一直到江波涛引我喝下一杯凉茶我才缓了过来,等抬头,就看到坐在驾驶位子上的周泽楷。

 

“这个世界太魔幻了,我一定还没醒。”坚信还没酒醒的我脱口而出的话把江波涛给逗笑了:“是的小姐,我们现在在拯救世界的路上,你要和我们一起吗?”好吧,我确定我醒了,因为酒醉世界里一定不会有和我开玩笑的江波涛和黑着脸的周泽楷。“很抱歉打扰你们了。”“没什么,正好路过,灌酒的行为本身就不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句话里有话,于是我堪堪转移了话题,“江先生怎么会在那里?”“我们在那里聚会,这家酒吧本来就是我们退役成员开的,你应该听说过,吕泊远。”“我有印象,是那个柔道吧。”“对的。”他向我眨了眨眼,“小远一直很会调酒,有机会请你喝一杯。”“哈哈……那是我的荣幸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驾驶员先生终于忍不住了:“到了。”“啊?”“太晚了,而且你那个时候酒也没醒所以就只能委屈你在我们这里住一晚上了。”

 

喵喵喵?我们?这里?住一晚上?

某知名男性演员深夜带不明女性回家过夜,某知名男性演员深夜携手好友回家过夜,这两个标题到底哪个更劲爆大象部落?!

“放心吧,这里没有人会偷拍的。”江波涛回过头来安抚我,“以前轮回大家玩累了也会来这里过夜,所以有床也有洗漱用品,不如赏脸在这里休息一晚上?”

他的话诱惑力太高,我不由自主跟着他进了屋上了楼。江波涛一边带着我上楼一边给我指出洗漱间的位子,最后带我停在了一扇房门前:“安心,我和小周晚上都不会来夜袭的,你好好睡,晚安。”说完,他就下楼去找一进门就消失在一楼的周泽楷了。

 

当天在床上转辗反侧的我思索着从下车到进屋的一系列对话总有种槽不知从何吐起的错觉。这导致了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大致内容是我围观了一对狗男男的秀恩爱,最后那对狗男男里的一个回过头来对我说:“别看了,再看你也没有男朋友。”,更可怕的是那对狗男男长得和周泽楷江波涛一模一样。

 

梦醒后我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不禁感慨:是梦,真好。

 

但下楼后看到两个人在厨房里井然有序的准备着早饭,一个递调料一个试味道的景象觉得自己应该上楼再睡一会,顺便肯定了一个想法:自己未来装修绝对不会折腾一个纯开放式厨房!

 

餐桌上一切还好,秉持着食不语的原则一顿早饭相安无事的过去了。而消除了宿醉debuff终于得以自由运转的大脑总算是发现了点不对劲:昨晚江波涛没有说他睡哪里。他给我指了主人房,说有事可以去那里找他,还有小周。

 

还,有,小,周。

 

我机械的转头观察了下坐在沙发的另一侧拿着大概是剧本一样的册子在阅读的周泽楷,引得对方好奇的抬头瞥了我一眼,又机械的转头目光扫描起了忙前忙后整理房间嘴里还念叨着“小周你又乱丢东西!”的江波涛,突然一时语塞。

 

“好了,收拾完了!”江波涛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下了家居服,“小周你要一起吗?”“你们要出门了吗?”“送你回家呀。”江波涛笑了笑,“而且刚才夏威夷回来,家里还要买点储备粮,之前的都过期了估计。”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靠坐在沙发上的枪王已经起身往楼上走了,路过江波涛身边时还顺便抬手压了压江波涛脑袋上翘起的乱毛,“啊,又翘起来了吗,谢谢小周。”周泽楷大概很满意落在他眼里的笑容,总之,一整天板着脸的枪王是嘴角微翘的上楼的。

 

“抱歉,小周他不是很习惯和陌生人打交道。”江波涛这么和我解释。“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前辈,她粉了周泽楷有十五年,她有告诉我。”然而江波涛却找错了重点,“原来小周出道有十五年了啊……”“过了。”已经下楼的枪王补充道:“要十六年了。”“这么久了啊……”“不久。”走到江波涛身边的周泽楷笑着弯下腰替他拿下了鞋架上的一双鞋放在江波涛脚前,“还有更久的。”

 

在他们身后的我突然感觉都有一堵墙把我和他们隔离在了两个世界,我只能在这边看着他们两个人自然的替对方收拾彼此,却无法插入进去。或许他们两个人的世界本来就没有别人能够闯入过。那一瞬间,我的眼前和大脑皮层中关于无浪和一枪穿云的种种重叠在了一起,一直一直和坐在记者发布会上冷静的说出:“这个赛季结束我将会退役”的江波涛与另一边和泣不成声的队员形成鲜明对比的冷静替江波涛补充“但是轮回会继续向前”的周泽楷又重叠在了一起。

 

我突然发现,除了退役之后的空白期,似乎他们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就从来没有改变过。

 

其实要挖一个人的秘密很容易,在大网络时代里有多少人能够真的受住他的隐私呢。那一天他们把我送回家,我就开始铺天盖地的在网络的所有角落里搜寻江波涛退役的真相。明明和同战队的选手还有联系,明明家里的装修风格里荣耀的影子遍地都是,明明还应该深爱着荣耀和轮回,却在文字里找不到对荣耀的热爱,在采访里对轮回三缄其口。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切都不简单。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阅览了无数诸如:你们觉得无浪是穿胸甲好看还是愚人节那套女仆裙好看,想这次活动看江波涛穿上次活动的特殊着装啊,说好的福利呢!的不知道是什么鬼的帖子,连传说中轮回后宫秘传都被我挖出来了之后我总算在论坛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隐秘的被抽了无数层楼于是并没有留下多少层的水贴。

 

帖子名是:那些叫嚣的脑残毒唯是不是应该为江波涛的退役买单?

 

明眼人从ID就可以看出来,那是个江波涛粉,而且还是个传说中吃周江的江波涛粉。我想如果不是首贴不好抽,大概那也能被抽掉,因为楼主是这么写的:那些叫嚣着只要江波涛和周泽楷谈恋爱就让江波涛滚出轮回的脑残呢?那些叫嚣着周泽楷属于大家就是不能谈恋爱的毒唯呢?现在就消停了?轮回拿不到冠军就是江波涛的错了?谁特么总决赛状态那么不好还力挽狂澜拿下了个人赛的积分啊!谁特么撑着最后一丁点血量硬生生一波爆发带走对面一阵鬼一流氓啊!赢的时候都叫唤棒棒哒,输得时候就选择性眼瞎了是吧?得了吧,现在人不玩了,看你们宇宙霹雳无敌枪王大大怎么玩去,呵呵。

 

后面的楼被抽的支零破碎,但是还可以推理出来无外乎是楼主口中那些毒唯和脑残的据理力争。让我瞩目的是隔了一阵子的一条回复:事已至此,轮回只有往前走才可以,看这个赛季初始比赛来看,轮回更加锐利了,现在的轮回就像是一把没有剑鞘的剑,所向无敌。所以我想楼主你的一些担忧应该不会发生,但是我也遗憾,轮回那把剑鞘被轮回自己弄丢了。

 

看到这句话我才明白在补第十三十四十五赛季三连冠视频时的不和谐感在哪里。他们太拼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丢失尊严的孩子在努力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伤痕累累,却渴望告诉大家:他没事,他更厉害了,他能爬的更高了。可是谁都知道他所有的装备在他跌倒的地方都弄丢了。

 

在这个帖子的最后,同一个ID——来自楼主,时间是在一年后,那个被留在这个帖子的最后一段话是:虽然怎么掐都改变不了江波涛退役的事实,但是感谢你们一年后送给他一个迟到的礼物。我不想再争辩了,这个贴自此封了。轮回我还是会粉,我也希望,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重拾好心态的皮皮能够回到我们面前,能够继续听他和方哥一唱一搭欺负小明,我们还能够叫他一声副队。虽然轮回官方说无浪在短时间内不会有新人使用,但是我想小江一定不希望无浪就此不再出现在战场上。可作为一个江波涛粉,我希望那个拿着无浪再出现的人能是他。

 

我把视频又翻了出来,快进到了那会儿没看的记者会第十三赛季轮回拿到冠军,在冠军台上一群人尽管忍着眼泪却还是打着转,最先绷不住的是孙翔,那傻孩子哭着说了句,“副队,我们做到了。”他在叫谁,心知肚明。

 

第十四赛季,周泽楷在接过话筒前无声的说了句什么,才接下来说:“我们又做到了,荣耀属于我们。”我把这一段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多遍,最后确定,他说的该是:江波涛。

 

第十五赛季周泽楷拿着冠军戒指不知道想什么,镜头扫过他时他好像是在往观众席间找着谁。后来在发布会上,他安静的宣布了退役,那是他从第十三赛季后话最少的发布会,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发现这一点的我迫不及待的给前辈打了个电话,前辈听我说完了一大通笑了出来:“看吧,我们都走出来了,当事人还没走出来。”

 

“他不是不爱荣耀了,而是不敢爱了。”前辈这才松了口,“行吧我都告诉你,江波涛不该那么早退役,轮回的舆论压力风风雨雨多少年,周泽楷脑残粉从来都是有增不减,你真的以为轮回公关是吃素的吗这么普通的公关危机都解决不了?其实很简单,当时轮回有意向推周泽楷去演艺圈发展,但是被合作公司的敌对对手要爆料他的丑闻。你觉得周泽楷的丑闻能是什么?”听到前辈这么说的我突然不知怎么接话:“怎么可能。”前辈嗤笑一声:“他们啊一方面是选手一方面其实也是商品。”可是这么隐秘的事情前辈又怎么会知道呢?“呵,你没找总编谈过吧,我那会儿和他都是轮回公关部的。”

 

所以伤害别人的人可以一笑而过。唯独当事人本身,被在心口上开了一刀,哪怕再高明的医术将它修复如初了,隐秘的疼痛也会伴随着他每一次的呼吸让人无法去爱无力去爱。

 

隔天我浑浑噩噩的揣着一肚子的秘密去上班,还要查收这一期的稿件,在还没整理好面对江波涛之前先被总编截了胡。

 

总编的风格和前辈如出一辙,上来就直接一个消息砸的我蒙圈:“荣耀从下个赛季开始采用全息制。”总编吐了个烟圈:“其实早就有这个打算了,网游都全息多少年了,只是竞技比赛总归和网游还是有点不一样了,不过这把消息放出来了就是落实了。”总编把烟头往烟灰缸里掐了掐,指着那零星还冒着光的烟头道:“一个时代的落幕啊。”“所以小姑娘,我看好你!这次时代落幕荣耀官方,哦,就是叶修牵头,做了一个投票,投选出你最希望看到的历年全明星成员谁回到舞台。”前辈拍了拍我的肩膀,“江波涛现在排名第六,所以,抢先一步先去说动他事后给咱们杂志写个专稿吧,也别用那劳什子的念不来的笔名了,就江波涛,挺好的。如果能带上周泽楷孙翔之类的就更好了。去吧。”

 

所以半年还没过的时间,我又踏上了相同的路?不过这次好歹攻克难度要比上次容易了。我打开微博,看见孙翔在首页怒吼:集火那个江波涛!只要他来!轮回全员冠军队阵容没问题!分分钟教叶不修做人!

 

于是我带着笑意联系了江波涛,电话那头吵吵囔囔的,大概还能听到几声:放下那个小笼包,又或者是:看我擒拿手!伴随着背景音我表达了上次拯救我于酒吧的谢意并以此为由把他约到了第一次见面的咖啡馆。

 

这次,迟到的人换成了江波涛。他不仅迟到了还带来了一串的尾巴。我看着那些脸,能一个个念出来:已经完全熟悉并且常态化黑脸的周泽楷,一脸不爽不明白的孙翔,懵逼中的杜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的吴启,还有满满无奈的吕泊远。将他们安抚在了不远处并确保不会半路出什么茬子的江波涛才向我走过来。“抱歉,让你见笑了。”江波涛笑着像服务员点了一杯奶茶。“你还是这么喜欢甜食啊。”我感慨。“恩?”我摇了摇头,顺便再要了个甜甜圈,“给你的。”

 

等甜食都上桌了,他才开口:“这次应该不止是感谢我吧?”“你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聪明。”我笑了笑,搅拌了下可可:“但是在那之前,江波涛先生,可以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曾经有一个女孩,那时候她才刚刚上高中,身边的人都玩荣耀,她也很喜欢荣耀,就连期末奖励也要的是荣耀的点卡和道具。在所有的职业战队里她最喜欢轮回。其实她对荣耀的打打杀杀并没有兴趣,她根本就记不得几个职业选手的脸,她也不懂职业选手用的技能就和他们平时的技能有什么不一样了。她喜欢荣耀,因为身边人都喜欢,而游戏似乎看上去也不错。她喜欢轮回,是因为轮回的王牌很帅,追战队和追星没什么两样,她还可以嘚瑟:嘿,我粉的人他拿了两次全国冠军一次世界冠军。这一切都听起来很酷。所以她喜欢荣耀,喜欢轮回,喜欢周泽楷,喜欢到疯狂,甚至觉得除了她没有别的人能沾染这份疯狂。

 

所以在某一天,她的qq收到一条:周泽楷疑似和副队长交往的消息的时候她心态崩了。曾经的她多么嫉妒有人能够站在周泽楷旁边,以前是江波涛,之后是孙翔,她嫉妒,嫉妒到发疯。而这条消息无疑是割断她理智的最后一把小刀。她疯了。后来的日子回头再看她真的就像是条疯狗,得着谁就咬,而其中受伤最重的就是那个被温柔的人。

 

“对不起。”我放下了搅拌棒,“我为我的幼稚和曾经对你的伤害道歉。”

 

“刺啦——”

 

我站起身,狠狠的往下鞠躬:“对不起,小江。对不起,江副队。对不起,我一直一直喜欢的轮回。对不起。所以可不可以,让我再看一次轮回,让我知道,我真的错了。”

 

那个举着刀子伤害别人的人不值得你以抹灭自己的喜欢来报复。

 

“喂!”我一把被人拉了起来,孙翔那一脸老子看你不爽好久了不是你是女人老子早就揍你的表情在我眼前放大,“你太自说自话了吧。合着什么都要顺着你们心思?哼。”接着我被放了开来。踉跄了几步我还没站稳就听到江波涛咽下了最后一口甜甜圈,说道:“我接受。”

 

“啊?”

 

“我没说这次不去啊。”

“可是副队上次老叶邀请你去荣耀祭你也没去!”

“晚上飞夏威夷的飞机啊,我要在家里理行李啊,小周不也只去了一半么?”

“恩。”

“等等副队,那你这么些年只写稿不出来是干嘛!经理邀请你几次回战队了。”

“不是没有好的魔剑士苗子吗,如果有我早就回去了啊。”

“江·波·涛!”

“孙翔怎么了?”

“没什么……”

“说到魔剑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方明华突然接口道,“最近的比赛孙翔你有注意到吗,贺武有个小魔剑士不错,很有小江当年的风范啊……”

“啊啊,大明说的那个我有印象,是记者会上口残的和队长一样的那个男孩子是吗?”

“天哪,副队和队长遗落在外的孩子吗?!”

“副队队长你们老实交代!是不是!”

“哈哈!江波涛你现在要老实回来了吧!”

“哎?可是那孩子还不一定来轮回吧?”

“你……我这就打电话给经理!”

 

似乎……并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啊。我看着眼前闹哄哄的人,脑海中闪过的画面是第八赛季夺冠时轮回放出的冠军之夜的特典,几个还没成熟的男孩们也是这么闹着打着,叽叽喳喳,谁都不服谁,却又奇妙的团结在一起。

 

“虽然我也很期待无浪能够重现战场,但现在难道不是应该把江波涛刷到前三吗?”

“好吧女人,我勉强赞同你一次。”

“恩。”

“那么各位大神,我期待着各位拿到胜利!如果赢了,请用专访压死我吧!”

“所以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啊。”

“拜托了!就一个小小的专访而已啊!”

“那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吧……”

“江波涛你别扯开话题!回轮回呢!”

“江会回去。孙翔你放手。”

“靠!周泽楷!”

 

那天就和第一次见面一样,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串的尾巴陪同我一起走到了地铁路口,一路上我就像是个旁观者看着他们打打闹闹,毫无偶像包袱。中间方明华和我搭过几次话,我笑着回他:看他们就像看部家庭喜剧。方明华笑了,问我怎解。我指着在调解孙翔和杜明有关谁更怂追不到媳妇的争吵的江波涛说这是操碎心了的妈妈,再指着站在江波涛旁边一脸事不关己的周泽楷说这是高高挂起的爸爸,再指着剩下的四人说这是一群熊孩子。方明华笑的更大声了,那我呢?我神秘一笑:坐在旁边笑呵呵看着一大家庭的奶奶啊。他不说话了,良久憋出来一句:奶妈也能杀人的。

 

一直吵吵闹闹的走到地铁路口,我刚同他们道别了,正要回头,却突然想起自己又忘了一件事。急匆匆的转过身,全然忘了自己处在下午三点繁忙的市中心,不管不顾的大吼出声:

 

——轮回是冠军!你们是冠军!

 

这是我缺席了十年的祝福。

 

在荣耀大纪念结束后我再没有见过江波涛,他回到了轮回做起来教练。无浪也重新回到了轮回的战场上,一切都好像是回到了起点。除了这一次他们狠狠的联手在游戏里揍了君莫笑一顿。

 

话虽如此,我却经常收到江波涛或者是周泽楷从世界某地寄来的小礼品或者明信片。听前辈和主编说他们往年也都有一份。如果是江波涛寄的,那往往会是一些独特的小礼品。而周泽楷则是风格鲜明的明信片,往往以他和江波涛的合照为主题,有多么腻歪就多么腻歪。前辈和主编对此的评价是:他在嘚瑟他在炫耀他在报复。我对此不置可否。

 

如果你此时此刻硬要让我说些什么,我只能回答:狗粮一点都不好吃。


-END-

码完字一看要凌晨两点了

修仙使我愉悦

评论(40)
热度(159)

© MomoYn | Powered by LOFTER